老家

老家——不在那生,也没在那长,那里的一切对我来说大多是陌生的。如果不是爷爷、奶奶回到那里养老,如果不是父亲在那里生长,我也许不会对那里有任何的眷恋。

10·1假期带着老婆回家探亲。匆匆几日下来,能做的也仅仅是打扫打扫卫生,陪老人说说话,顺道帮着大伯干点农活。倒是大伯提出要带着我和老婆到地里田间去逛逛,看看那一亩三分地。依着大伯的意思,带着城市长大的老婆,坐上了大伯的三轮摩托踏上了颠簸的征程——村里的路虽然时常维护,却依旧赶不及重车的破坏力。-_-!!!
农具
记得小时候回去,玉米都是用手掰的。现在轻松多了。

苞谷茬
苞谷茬

庄家
大伯家的一亩三分地

玉米
路边晾晒的玉米

黄豆
路边晾晒的黄豆

玉米
玉米粒

———————————————–絮叨—————————————————

爷爷的老年痴呆症是越来越严重,迷糊起来总是在絮叨当年当兵时急行军的事,一天七八遍算少的。奶奶的身体大不如前,耳朵也有些聋。还好前阵子做了白内障手术能看清东西了,老人家的心情也好了许多。每每回来探望爷爷奶奶,也仅仅是给他(她)俩烧烧饭﹑打扫下﹑洗洗脚﹑修修指甲。几天弹指即过。临走时,不敢看奶奶那不舍的眼神,怕自己忍不住流泪。唉,尽力而为吧——为自己,也是为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