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新年快乐

“嗖”的一声,2010年就这样过完了。

一月迁徙到苏州,第一次没有回青海的二月,三月、四月、五月、六月天天在胡折腾,七月和老婆看了场约定的演唱会,八月、九月又在胡折腾,十月回老家探望了年迈的爷爷奶奶,十一月第一次野外帐篷宿营了一晚,十二月一直和感冒做斗争……就这样,一年就过去了。

新的一年,事情挺多。跻身房奴,做点实在的正经事,呼朋唤友的摆场酒……总之,2011年算是任重道远的一年。

新年新气象,希望家人个个健康平安,朋友们顺顺利利,我自己呢?能利利索索的就心满意足了。

再见,2010!你好,2011!

我的相机Ⅰ:Ricoh XF-30

回想小时候,家里的拍照都是去照相馆,后来逐渐变成父亲借来相机拍。

应该是九二年左右?父亲购置了家里的第一部相机——理光傻瓜机,当时这也算是家里添置了个大件电器。那时印象最深的就是学校每年一度的春游,带相机参加的同学不是一般的牛气,当然我也牛气过那么二三次。牛气的前提:提前几天缠着父亲,征得带相机春游的权利。然后每天叮嘱着父亲一定要准备好电池﹑装好胶卷。牛气的代价:每次春游完,相机总会或多或少的附着点沙粒,镜头上也一定会出现指纹。随之而来的必然是一顿严厉的批评。话说那傻瓜机真抗造!那么多年过去依旧好使。

到了97年父亲购置了第二台相机——依旧是同一型号的理光傻瓜机,到底是那相机口碑好?还是父亲很认同“理光”这个品牌?就不得而知了。那时我已学会了装 胶卷,也认识了那个城市市面上仅有三个胶卷牌子:柯达﹑富士和乐凯。会时不时拍几张自认为非常不错的风景,时不时抓拍几下家人的表情。

记得那时非常流行拍照时将相机向左或向右倾斜45°取景。装胶卷也是很有学问:安装得当,每卷胶卷能够多拍出一张。那时相机用的电池基本上都是价格略高的“东芝”牌,直到有一年电视上曝光市面上的东芝电池九成为假货,我们家改用了“超能”。

给父亲照的最后一张像应该是1999年,全家一起过的最后一个春节期间。那天他刚从厕所出来,毛衣还上翻着。我在自己屋子里端着相机喊了声:“爸!”,他开门进来时,被我抓拍张“衣冠不雅”照。随后家中飘荡着我的幸灾乐祸声和父亲的笑骂声……

Ricoh XF-30

略微搜索了下,找到了那部相机的型号——Ricoh XF-30。

微小说的精彩

微小说,衍生自Mini Blog(迷你博客,俗称“微勃微博”),在仅仅140字之间进行创作。2009年5月在饭否看到@朱兔兔这样创作时便眼前一亮——原来140字之间也能这样精彩。今年,门户们争相开始运营微博,微小说也跟着风生水起,“微小说创作比赛”这样的营销策略也随之应运而生。下面这些精彩的微小说不知是不是比赛作品,虽说没有热评所说的那样看的热泪盈眶,但应该还是会让看的人心中一颤吧…

电话里面“This is a wrong number.Please check up and take the telephone number again…….”;电话外面“孩子,你为什么每天都说外语,妈听不懂,但是妈想你……..”

美国。“嗯……妈,有事吗?”“没事,就是挺想你”“好啦好啦,很困,这边是凌晨,说多少次了,有时差。”“哦,我忘了,你接着睡,接着睡……”5分钟后。“哎呀,谁啊又打电话!”“妞妞,我是你舅舅,你妈妈住的胶州路楼房着火了!”回拨。“妈!妈!快接电话啊!”“嘟嘟嘟嘟嘟……”

她招手拦了出租车,上车后发现开车的是他!!十年前,他们是亲密的恋人,她在父母的压力下选择了分手,从此在同一个城市从未相见。“你好吗?”“我很好, 你呢?”“我也好。”她看到了他手上依然戴着她送的手表;他在她下车时,听到了她背包上那个小铃铛清脆悦耳的声音,那是他送给她的……

外婆离开人世的那个黄昏,外公在病房里陪伴着她走完了她生命的最后一段旅程。外婆临去前对外公说‘放学了’。一直假装平静的外公听完这句话后像个 孩子似的大 哭起来。葬礼结束后我问起外公这三个字的含义,外公告诉我说这是从前他和外婆还在上小学时外婆常说的一句话:放学了,我们一起回家吧。

情人节,老年痴呆的外公失踪。晚间,医院来电说有位衣服上缝这个电话的老人站在某病房里不肯离去。去接外公时妈妈一进病房便哭了,外婆就是在这间病房去世的。当我看到傻傻的外公手里那支不知从哪里拣来的玫瑰时,忽然想到几年前情人节,我问外公咋不送外婆玫瑰时,外公说傻老太太衬不上玫瑰。

5岁“妈妈,烧红烧肉吧” “行,烧” 15岁“妈妈,别烧红烧肉了,换换味道” “行,买别的菜” 35岁“儿子,啥时候回家吃一顿啊?妈给做红烧肉” “不行,最近忙” 50岁“妈妈今天路过你家,给你带红烧肉” “不行,今不在家” 70岁“妈,我想吃红烧肉” 那边,已经没有了妈妈的声音。

他向她求婚时,只说了三个字:相信我;她为他生下第一个女儿的时候,他对她说:辛苦了;女儿出嫁异地那天,他搂着她的肩说:还有我;他收到她病危通知的那天,重复地对她说:我在这;她要走的那一刻,他亲吻她的额头轻声说:你等我。这一生,他没对她说过一次“我爱你”,但爱,从未离开过。

妻子的病要花很多钱。女儿五岁了,会做饭,会收拾屋子,会照顾妈妈。他在工地里摔断了腿,工头逃走了,只能在地铁里跪着乞讨。假的乞丐太多,没人相信他的 故 事。他决定抢劫。他被枪毙的那天傍晚,妻子偷偷跳进了江里。女儿拿着妈妈的信,哭着在街上四处寻找。她还不识字,但她已经认识人生。

没人知道他大闹天空的原因。他爱上了观音。就像捣蛋的孩子,想要母亲关注。如果金箍不是她给的,老和尚念咒时,早就被一棒打死。金箍寸寸收紧,痛的不是头,是心。那些妖怪他一只手指就能捏死,假装打不过才能和她亲近。有时南风吹来,八戒问他因何流泪,他说五百年前的烟火熏伤了火眼金睛。

他有空就用纸叠心形折纸,见到她就给她。这个习惯有多久了?他自己都不是记得很清楚。突然,有天,她电话里说:“今天有个收废纸的来,我问了价钱,然后把你送我的心形折纸都卖掉了…”顿了顿,“刚好九块钱,等下你打扮打扮,我们一起去民政局领证吧。”

弥留之际,他把它叫到身边:“你已经陪了我71年,是时候回去未来了。”“陪我再吃一次铜锣烧吧。”“好。”可是,它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来不及咬一口的铜锣烧掉落…那一晚,它回到家里,拉开了抽屉…1969年,那天风和日丽,它又一次对那个为零分试卷发愁的男孩子说,从今以后,多多指教。

村里有个孤儿叫Nasa,经常奔跑高呼“不好啦~外星人要来啦~”,尽管村里连根外星人的毛都没出现过。乐此不疲的Nasa有个秘密,他是个超能力战士,每次外星人来袭都被他击溃了,次数多到数不清。而看到Nasa就会生气的村民们,其实也有个秘密,就是周末夜里,套上麻袋,扮外星人陪Nasa玩。

一个苦者对和尚说:“我放不下一些事,放不下一些人。”和尚说:“没有什么东西是放不下的。”他说:“可我就偏偏放不下。”和尚让他拿着一个茶杯,然后就往里面倒热水,一直倒到水溢出来。苦者被烫到马上松开了手。和尚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放不下的,痛了,你自然就会放下。“

他在她的城市偶遇她,见到依然美丽的她和她可爱的女儿。街旁叙旧,他谎称已结婚了,有一比她女儿大一点的儿子。他们一直都没有说从前,只有寒暄。 她看看表,说该回去了,家里人念着。挥手道别,熟悉又陌生的背影互相祝福着对方。路上,女儿说不想回爸爸那,想和她一起。她流着泪紧紧抱着女儿。

以上微小说选自豆瓣网友的收集整理,作品版权属于原作者。

一周年

白玫瑰
某人的最爱——白玫瑰,当初初次见面时送过她一束,当时那个紧张啊…

一年前的这个时间点,我和小七同学怀着无比鸡冻的心情,屁颠屁颠的跑到民政局打了那张合法同居证明(证明里的照片充分证明了什么叫做紧张…)。时间“嗖”的一晃而过,我们就合法同居一周年了。

这一年机缘巧合,和小七来到苏州过起了属于自己的小日子。

这一年刚刚开始时,两个家伙对恋爱到婚姻的里程碑式跨越还沾沾自喜的不得了。可现实中风花雪月和居家过日子的鸿沟如同一盆冷水浇的俩人顿时清醒了许多。这一刻,我们才真正认识到婚姻生活将会是伴随一生的课题研究。首当其冲的便是填沟——相互磨合。经过这一年的磨合,虽然我还是会抱怨小七分不清什么洗涤剂洗什么衣服,小七依旧会埋怨我东西喜欢随手乱放……,但我也习惯监督她的洗涤剂选择,她也会絮叨我的同时帮我把东西归位……。为了庆祝俺们的磨合顺利起步,今晚大餐伺候。

未来是个大大的”χ”,有小七陪在身边来解这个未知数,一起享受着充满着喜、怒、哀、乐的解题过程,这样的生活是幸福的。接下来继续和小七屁颠屁颠的携手解这个大大的”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