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月

1999年五、六月,一切开始向混乱的方向演变,我还混混沌沌的在那畅想着那些个不切实际的事情。

2006年五、六月,无意中在广播中听到了马户在那絮叨“多背一公斤”是个什么玩意,接着就莫名其妙的成为了一名1kger。

2007年五、六月,茫茫戈壁,灰头土脸、手忙脚乱的跟着师傅们建造着以后将厮守大半辈子的电站的我,几乎天天烂醉如泥。

2008年五、六月,惨无人寰的那一震时,我拍了张胸透,接下到苏州抽了2800+ml的积液。

2011年五、六月,在当年想也想不到的南京办了自己的婚礼。

 

接下来?

……

Solo和Yin

期待

2008年6月的一个晚上,和叶儿相约聊天。经她推荐,选了家小桥流水旁,名为“SoloCafe”的咖啡馆。一进门,那两盏荷花灯让人眼前一亮,说不出的喜欢。就这样,爱灯及屋的成了Solo的熟客。后来喜欢上了那款名为“云上的日子”的咖啡。

成了熟客,必然会逐渐地和Solo的主人——Yin混熟。聊咖啡,聊核雕,再聊金石,聊的冷汗直冒。听的最多的就是“哦,这个呀,是这样子的……”,就这样每次聊天总是会变成答疑解惑的专场。这些年,从Yin那学到不少东西。

2010年来苏后,更是没把自己当外人,没事就往Solo跑。这时不承认不行,Yin很有人缘(当然,他自己形容为”命中有桃花“。),每次去Solo,总是一半是客人,一半是姑娘友人。

Yin是双鱼座,我虽不懂星座,但是528我婚礼当天,我觉得我见到了”另一个“Yin……好一个”双“字了得。

2011年4月25日凌晨,和Yin一起将一并细软搬到仓库,Solo暂时歇业了,当时有点小伤感。

 

影最后一晚,Solo,灯影。

睹物思人 最后一晚,Solo,Yin在睹物思人,我在喝酒感伤。

”原来咖啡 也可以是一种记忆 当Solo转身 咖啡成为心里的那朵莲花“——Yin的一位朋友是这样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