彷徨

五月初回了趟西宁,抹去了和这座城市最后的交集。那一刹那感觉轻松了许多,可随之而来的压力顿时又压在了肩头。

和母亲见面,得知她最近身体不太好:最近一次心电图表明她有些心脏供血不足。再加上她容易感冒的体质,我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

婚礼一周年就这样平静的过去了。在名目众多的纪念日里,我最不看重的就是这个。大部分国人(尤其是长辈)一致认为,婚礼酒席重要的一塌糊涂。没有一场隆重排场的婚礼酒席,这婚就结的索然无味。至于登记结婚,在他们看来也就是走走形式罢了,他们把这看的都能淡出鸟来了。恰恰相反,我更看中登记结婚这个日子的纪念意义。一直觉得这一天的到来将会改变每一位走进婚姻殿堂的人的人生轨迹。这样的日子难道不更值得纪念吗?

马上要处理一些个事情。这个时候,人总会有些许压力,随之而来的彷徨更是无法阻挡。想想,我这性格一点都不好,总是把自己折腾的狼狈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