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Bicycle

在我年少的时候,自行车已经普及开来,是那时老百姓的主要交通工具。学会骑自行车,是当时最为便捷的代步方式。我学会骑自行车算是比较稀里糊涂的。1992年的那个暑假的某天,大哥骑着辆26的永久牌自行车载着我出去溜达。在后座上颠簸了一个上午后,我忽然想学骑自行车了。下午,在爷爷家门外的便道上,我开始了自学。没人指点和帮助,只得另辟蹊径,从后座骑车开始:后座比较低,失去平衡后可以迅速两脚着地,更重要的是暂时可以抛开上下车的烦恼。别扭的骑了两天后终于上了前座,然后顺利学会了前梁上下车了。随后,从26自行车升级到28自行车,再后来28自行车后跨上下车也收放自如了(神奇的是学车期间只摔了两跤,那时的RP真好。)。那个暑假最大的收获便是学会的骑自行车。

由于小学有父母单位的班车接送,中学离家只有10分钟左右的步行路程,我一直没有属于自己的自行车。这一点也不阻碍我对自行车的热情:每到周末骑上叔叔家那辆26自行车,约上三五好友骑车郊游是那时最开心的活动。初一初二的夏秋,我们骑遍了格尔木周边30公里。早上出发,中午到达后开灶野炊,下午或打牌、或爬山、或游泳扑腾、或摸鱼,伴着晚霞在欢声笑语中各回各家,偶尔还会因为迟归被家长们批评一顿。

中考后的那个暑假,在我的软磨硬泡下,父亲答应给我一辆属于自己的自行车。当时只顾着兴奋了,真没在意为什么是“给我一辆”,而不是“给我买一辆”。就这样,父亲神奇的从我的床底下扯出了一个麻袋,扛到小区大门外修车师傅那。在我一脸惊讶的表情下,师傅从麻袋里掏出一个个部件,变魔术般的组装成一辆24自行车。小巧、没有大梁,女士车,这便是我人生的第一辆自行车。在那个暑假里,我每天早上骑着它出门吃早饭:一碗豆腐脑和两根油条;骑着它去上我的电脑启蒙培训:DOS和五笔字型。至今还记得,当时邮电局的那位老烟枪大哥学员为追求代课的两位女老师之一,而讨好我们几个和女老师要好的学员,被我们敲诈了无数次烤羊肉串……

在那个偏远的西北小城市,自行车带给我是扎扎实实的美好回忆……

上高中以后,身边的自行车有些走马观花。其间丢过两辆自行车:“小24”借给朋友,朋友粗心停放,车被偷了;到游戏厅打游戏机时,小姨新买的“三枪”停放在店外被小偷偷了。 高三经要夜间补习,老爹体贴的又给买了辆宽胎直把车:每次夜归,空无一人的马路上,一人一车风驰而过。

再后来,自行车就逐渐淡出了生活。

…………

兴许是对自行车的热爱,兴许是想锻炼身体……总之在五月的最后一天,在木头童鞋的循循善诱下,入了个大玩具——DAHON-SP8。六月,夜骑了几次环金鸡湖,感觉不错。其间骑了一次重元寺,自虐到回家瘫倒。慢慢上量,看看能骑出个什么境界来。至此,打着骑车减肥的旗号,开始了一个胖子的骑车生涯……

DAHON 夜骑 DAH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