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影

我與父親不相見已有二年餘了,我最不能忘記的是他的背影。那年冬天,祖母死了,父親的差使也交卸了,正是禍不單行的日子,我從北京到徐州,打算跟著父親奔喪回家。到徐州見著父親,看見滿院狼籍的東西,又想起祖母,不禁簌簌地流下眼淚。

父親說,「事已如此,不必難過,好在天無絕人之路!」

回家變賣典質,父親還了虧空;又借錢辦了喪事。這些日子,家中光景很是慘淡,一半為了喪事,一半為了父親賦閒。喪事完畢,父親要到南京謀事,我也要回到北京唸書,我們便同行。

到南京時,有朋友約去遊逛,勾留了一日;第二日上午便須渡江到浦口,下午上車北去。父親因為事忙,本已說定不送我,叫旅館裏一個熟識的茶房陪我同去。他再三囑咐茶房,甚是仔細。但他終於不放心,怕茶房不妥貼;頗躊躇了一會。其實我那年已二十歲,北京已來往過兩三次,是沒有甚麼要緊的了。他躊躇了一會,終於決定還是自己送我去。我兩三回勸他不必去;他只說,「不要緊,他們去不好!」

我們過了江,進了車站。我買票,他忙著照看行李。行李太多了,得向腳夫行些小費,才可過去。他便又忙著和他們講價錢。我那時真是聰明過分,總覺他說話不大漂亮,非自己插嘴不可。但他終於講定了價錢;就送我上車。他給我揀定了靠車門的一張椅子;我將他給我做的紫毛大衣鋪好坐位。他囑我路上小心,夜裏要警醒些,不要受涼。又囑托茶房好好照應我。我心裏暗笑他的迂;他們只認得錢,托他們直是白托!而且我這樣大年紀的人,難道還不能料理自己麼?唉,我現在想想,那時真是太聰明了。

我說道,「爸爸,你走吧。」他往車外看了看,說,「我買幾個桔子去。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動。」我看那邊月台的柵欄外有幾個賣東西的等著顧客。走到那邊月台,須穿過鐵道,須跳下去又爬上去。父親是一個胖子,走過去自然要費事些。我本來要去的,他不肯,只好讓他去。我看見他戴著黑布小帽,穿著黑布大馬褂,深青布棉袍,蹣跚地走到鐵道邊,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難。可是他穿過鐵道,要爬上那邊月台,就不容易了。他用兩手攀著上面,兩腳再向上縮;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傾,顯出努力的樣子。這時我看見他的背影,我的淚很快地流下來了。我趕緊拭乾了淚,怕他看見,也怕別人看見。我再向外看時,他已抱了朱紅的桔子往回走了。過鐵道時,他先將桔子散放在地上,自己慢慢爬下,再抱起桔子走。到這邊時,我趕緊去攙他。他和我走到車上,將桔子一股腦兒放在我的皮大衣上。於是撲撲衣上的泥土,心裏很輕鬆似的,過一會說,「我走了,到那邊來信!」我望著他走出去。他走了幾步,回過頭看見我,說,「進去吧,裏邊沒人。」等他的背影混入來來往往的人裏,再找不著了,我便進來坐下,我的眼淚又來了。

近幾年來,父親和我都是東奔西走,家中光景是一日不如一日。他少年出外謀生,獨立支持,做了許多大事。哪知老境卻如此頹唐!他觸目傷懷,自然情不能自已。情鬱於中,自然要發之於外;家庭瑣屑便往往觸他之怒。他待我漸漸不同往日。但最近兩年不見,他終於忘卻我的不好,只是惦記著我,惦記著我的兒子。我北來後,他寫了一封信給我,信中說道,「我身體平安,惟膀子疼痛利害,舉箸提筆,諸多不便,大約大去之期不遠矣。」我讀到此處,在晶瑩的淚光中,又看見那肥胖的,青布棉袍,黑布馬褂的背影。唉!我不知何時再能與他相見!

1925年10月在北京

————————–回忆的分割线————————–
那日看《北京无战事》时提到了朱自清先生病逝(因胃溃疡病逝,其日记证明病中食物充裕。),不经意间便想起了这篇《背影》,记忆一下被拉回到那一天。

我见父亲最后一面时最后定格到的便是父亲背影。那一刻的记忆永远萦绕在我的记忆里,直到我离开这个世界:
目送着父亲背着包离开,走到一半时回头扬手示意我离去,然后转身继续走。冥冥之中,我没有立刻离去,一直目送着父亲消失在我的视野里……

父亲一年后猝亡,我和他从此天人永别。

五、六月

1999年五、六月,一切开始向混乱的方向演变,我还混混沌沌的在那畅想着那些个不切实际的事情。

2006年五、六月,无意中在广播中听到了马户在那絮叨“多背一公斤”是个什么玩意,接着就莫名其妙的成为了一名1kger。

2007年五、六月,茫茫戈壁,灰头土脸、手忙脚乱的跟着师傅们建造着以后将厮守大半辈子的电站的我,几乎天天烂醉如泥。

2008年五、六月,惨无人寰的那一震时,我拍了张胸透,接下到苏州抽了2800+ml的积液。

2011年五、六月,在当年想也想不到的南京办了自己的婚礼。

 

接下来?

……

Solo和Yin

期待

2008年6月的一个晚上,和叶儿相约聊天。经她推荐,选了家小桥流水旁,名为“SoloCafe”的咖啡馆。一进门,那两盏荷花灯让人眼前一亮,说不出的喜欢。就这样,爱灯及屋的成了Solo的熟客。后来喜欢上了那款名为“云上的日子”的咖啡。

成了熟客,必然会逐渐地和Solo的主人——Yin混熟。聊咖啡,聊核雕,再聊金石,聊的冷汗直冒。听的最多的就是“哦,这个呀,是这样子的……”,就这样每次聊天总是会变成答疑解惑的专场。这些年,从Yin那学到不少东西。

2010年来苏后,更是没把自己当外人,没事就往Solo跑。这时不承认不行,Yin很有人缘(当然,他自己形容为”命中有桃花“。),每次去Solo,总是一半是客人,一半是姑娘友人。

Yin是双鱼座,我虽不懂星座,但是528我婚礼当天,我觉得我见到了”另一个“Yin……好一个”双“字了得。

2011年4月25日凌晨,和Yin一起将一并细软搬到仓库,Solo暂时歇业了,当时有点小伤感。

 

影最后一晚,Solo,灯影。

睹物思人 最后一晚,Solo,Yin在睹物思人,我在喝酒感伤。

”原来咖啡 也可以是一种记忆 当Solo转身 咖啡成为心里的那朵莲花“——Yin的一位朋友是这样说的。

谈话

今天上午11时左右被上门谈话……(事情很简单,此处删减50个字。)

唠叨几句:

  • IP地址这玩意,你伤不起。
  • 花事本身就是扯淡,就算你不理会这破事,也会被误伤。被这坑爹的破事误伤了,你更伤不起。
  • 进门就是客,我忘记给人泡茶了…-_-!!!
  • 家里有点脏乱,有点丢人现眼了…囧!
  • 老婆不是一般的淡定,被教育了。

婚姻生活访谈录

你还记得年少时憧憬的爱情是什么样的吗?甜言蜜语、轰轰烈烈、如胶似漆、花前月下……

现在的你应该已经步入了婚姻的坟墓殿堂。婚姻生活是什么样呢?且听听他们三位是怎么说的。

P君:

me: 你和你太太又啥共同爱好。

P: 厄,貌似没

me: 那共同共同语言从何谈起?

P: 厄,互相能够接受、适应阿。我喜欢的,她被动喜欢。。。。她没啥喜欢的。。。

me: 好一个被动喜欢,那是因为什么原因,爱上了她?

P: 就是感觉好也

me: 感觉?纯粹的感觉?那平时怎样增进感情呢?

P: 呵呵,很难讲,就是互相看顺眼。

me: 那怎样维系感情呢?

P: 我的爱好呗。。。

me: 那她的爱好是什么呢?你会留意及关注吗?

P: 恩,大概吧,看电影之类的

me: 那就说说电影,她喜欢看的电影,你喜欢吗?

P: 恩,喜欢阿

me: 比如?

P: 各类电影,基本是我拉着她看,培养她兴趣。我们是闪婚来的。

me: 如果你非常喜欢的影片,邀请她一起看,可是她连一半都没看到就睡着了。你做何感想?

P: 我继续看呗,哈哈。然后应该非常感谢她陪我看。

me: 不感觉失落?

P: 不啊。

me: 如果这种事情经常发生呢?

P: 那就换一个吗

me: 换一个啥?媳妇?-_-!!!

P: …… 换一个兴趣,哈哈

me: 心理承受能力很彪悍,理性的P总。

P: 哈哈,还好还好。

me: 那对婚姻,用一句话概括下?

P: 互相适应,互相接受,最好的状态就是你搞你的,她搞她的,不用互相迁就,两个人还觉得特合适。回家先,还在公司呢。

me: 好了,采访结束。谢谢P总。

P: ………………好。

D君:

me: 说点乱七八糟的。

D: 啥?

me: 你和你太太有啥共同爱好。

D: 貌似没有

me: 那共同共同语言从何谈起?

D: 这个,不知道,瞎扯算么?

me: 那是因为什么原因,爱上了她?

D: 这个,在一起瞎折腾呗

me: 怎么个瞎折腾法?详细点。

D: 说说笑笑,时间长了反正。她比较能照顾我,我比较懒。

me: 那她一直付出?你怎么回报呢?

D: 不知道。

me: 她就这样一直包容你?你该干什么干什么?

D: 该吵吵该闹闹,吵完算。该咋样就还咋样,反正时间长了,大家也就这样了。

me: 照这么说,爱情是爱情?婚姻是婚姻?就这样了?

D: 就这样。

me: 这么说书上、电影里那些罗曼蒂克净是扯淡了?

D: mb,当然扯淡啊!你都多大人了还信这个!

me: 一句话,形容一下您对婚姻的概括。

D: 概括不出来。

me: 那您对婚姻的理解呢?

D: 没啥理解,就活着,过下去,就行了。

me: 好歹对婚姻用一句话形容下你的感受。

D: 没啥能形容的。

me: 好了,采访结束。

D: 。。。。。。。。。。。。

Z君:

me: 你和你太太有啥共同爱好?

Z: 看电影、看网页、出游、羽毛球还有挺多的……不过晚上在家爱各玩各电脑的时间最多。

me: 这么说,在共同爱好、共同语言上没有任何问题,不会产生任何冲突?

Z: 基本没有吧,也会相互让着。

me: 平时是你包容她多一点,还是她包容你多一点?

Z: 她包容我多一些,我在某些时候比较难说话,呵呵。

me: 不错!一句话形容下你对婚姻的看法?

Z: 想了好多句..最后还是想说,我爱我老婆!

me: 采访结束…您老继续洗洗睡。

Z: 你要是坐被窝里打的这些话, 就欠我顿! 冷死我了。

 

其实归根结底,态度决定一切。多点包容、多点温馨、多点理解,生活依旧很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