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相机Ⅱ:KODAK P850

2006年,我拥有了自己的第一台数码相机——柯达P850。

那时除了每日奔波,就是WOW。说是无忧无虑,其实是各种压抑。种种机缘巧合,准备和一老哥哥结伴去四川散散心。旅行提上日程,着手准备时发现自己需要拥有一台数码相机了。

因为先前一直没有需求,所以对数码相机的认知基本为零。临阵磨刀,开始在各家电子产品网站和BBS上恶补认知。一阵恶补后衡量预算,再加上恰逢那会正好又是一个“抵制日货”的高潮期(附注1),我最终选择了柯达的P850:510万像素、12倍变焦、光学防抖、施奈德镜头……感觉还不错,准备入手。

那时钱还是值钱的,我购买机器时想省点钱和图个质量保证就找了朋友帮忙,朋友帮着联系了某电子市场管理层的boss大姐,boss大姐很热心的帮着找了市场卖家,价格很满意不说,还送了一堆赠品。当时觉得这关系都动用了,验机时大意的只检查了外观。直到回家捣鼓时才发现我手里的“新机”竟然已经拍了200+的照片了。第二天是周末,又没有留boss大姐的联系方式,感觉这情况要拖到周一就说不清了,赶紧到摄影群里去咨询群友如何维权。这时同城的张哥热心的询问了下购买经过,答应第二天陪我去退货。第二天,幸好有老道的张哥,原本想耍赖的JS最终服软退货了。随后,张哥陪着我重新在其他商家选购了一部P850。先是遭遇“宰熟”,随后又神奇的遇到了热心网友的帮助维权,总之是一波三折的入手了人生的第一台数码相机。

l  06年这台P850陪着我走了一趟四川,随后跟着我去第一次去了杭州、苏州、上海。

l  07年它记录了我在修建电站时工地的那些日子。

l  08年它跟着我去了塔尔寺、青海湖、昆明、丽江、泸沽湖。

l  10年它见证了刘若英演唱会的约定,同年年底我入手了GF1。

l  12年我将它送给了外甥,让外甥练手。

Kodak P850
P850长相
夜景
2006年,苏州。
丽江,黑龙潭02
2008年,丽江。
彩带
2010年,刘若英演唱会。

——————-附注的分割线——————-

附注1:其实后来在某P850摄影群里,潜水大牛一句话就秒杀众“爱国青年”:“抵制日货”?柯达就是一个美国的牌子,日本的设计、日本的CCD,日本的电池……

我的相机Ⅳ:SONY RX100

入手GF1时,一度感觉一个套机定焦头就够日常使用了。但是实际情况却是越发感觉需求变焦的情景越来越多。所以去年九月在Amazon.com金盒特价时入了一枚“PZ 45-175mm/F4.0-5.6”变焦头。

可是这变焦头还没捂热,新问题就出现了:刚结婚那会都是两个人旅行,每次出行都是轻装,以放松为目的,两个人还可以按着各自视角各拍各的。如今要考虑到多带老人出去走走,旅行一下子就变成了旅游:今年春节去四川,真切的体会到每次在各种操心状态下换镜头的仓促…

四川之行归来后决定新入一部便携的相机。最后选定了RX100。理由很简单:轻便。在完成“旅游”任务的同时,还可以尽量体会下“旅行”的乐趣。

RX100开箱:
RX100开箱01

RX100开箱02

RX100开箱03

新机第一张:
春花

——————–推油建议的分割线——————–

选购相机时,想听听推友的建议,果然,各抒己见了。
欠黍:我觉得玩摄影就该买能买得起的最贵的啊,否则玩什么捏。(说的俺冒冷汗…)
何老湿:不玩摄影的话,没必要超过3k。(果然是#地图炮 本色!)
老鱼酥:不考虑下X20?(这话让我纠结了一晚上。)
多芬酥:看上rx100就买,相对应该就x10了吧,不过我推荐rx100。(还是酥正能量啊!)
另,大鱼老湿没敢问。(老湿很谨慎,没有持有的玩具,一般拒绝评论。所以就自觉的不问了。)

老是骚扰各位,对不住啊。

——————–拖延症的分割线——————–

直到RX100入手,准备顺手刷篇blog时才想起『我的相机』系列只写了,而且是2010年写的!我这拖延症已经严重到电击都无效了……小黑入手,就来个借坡下驴,完成这个系列吧。

在记忆模糊前记录下美好的记忆,终归是好事……

 

我的相机Ⅰ:Ricoh XF-30

回想小时候,家里的拍照都是去照相馆,后来逐渐变成父亲借来相机拍。

应该是九二年左右?父亲购置了家里的第一部相机——理光傻瓜机,当时这也算是家里添置了个大件电器。那时印象最深的就是学校每年一度的春游,带相机参加的同学不是一般的牛气,当然我也牛气过那么二三次。牛气的前提:提前几天缠着父亲,征得带相机春游的权利。然后每天叮嘱着父亲一定要准备好电池﹑装好胶卷。牛气的代价:每次春游完,相机总会或多或少的附着点沙粒,镜头上也一定会出现指纹。随之而来的必然是一顿严厉的批评。话说那傻瓜机真抗造!那么多年过去依旧好使。

到了97年父亲购置了第二台相机——依旧是同一型号的理光傻瓜机,到底是那相机口碑好?还是父亲很认同“理光”这个品牌?就不得而知了。那时我已学会了装 胶卷,也认识了那个城市市面上仅有三个胶卷牌子:柯达﹑富士和乐凯。会时不时拍几张自认为非常不错的风景,时不时抓拍几下家人的表情。

记得那时非常流行拍照时将相机向左或向右倾斜45°取景。装胶卷也是很有学问:安装得当,每卷胶卷能够多拍出一张。那时相机用的电池基本上都是价格略高的“东芝”牌,直到有一年电视上曝光市面上的东芝电池九成为假货,我们家改用了“超能”。

给父亲照的最后一张像应该是1999年,全家一起过的最后一个春节期间。那天他刚从厕所出来,毛衣还上翻着。我在自己屋子里端着相机喊了声:“爸!”,他开门进来时,被我抓拍张“衣冠不雅”照。随后家中飘荡着我的幸灾乐祸声和父亲的笑骂声……

Ricoh XF-30

略微搜索了下,找到了那部相机的型号——Ricoh XF-30。